奥运没聊够,到今天就算聊够了。最后这会儿,我在回想,在这个夏天,我最难以忘记的比赛或者瞬间究竟是什么,就把吉诺比利想起来了。
他和阿根廷男篮在里约奥运会上的最后一场球,在四分之一决赛里败在美国队之手。
这比赛早就过去了,结果你们都知道了。可各位一定得耐住性子,听我说下去。您很可能没看这场球的直播,您并不知道那场比赛最伟大的地方在哪里。
那场四分之一决赛是在北京时间早上6点开打的,又是工作日。收视率一定是巨低的。除了解说比赛的于桑和王非指导,真不好说有多少人能从头看到尾。那天,我也看了好多文章,好多为吉诺比利送别,畅想他当年的荣耀。还有吉诺比利离开场地时的那些照片,都让人动容。可那天,那片场地上,最让人哭的并不是这些。那场球我从头看到尾,有好多事情都在心里憋着。我看到今天了都没人写,那我写了吧。
先说那场球,各位知道阿根廷是怎么打的吗?
阿根廷打的是跑轰!他们一点儿没降速,不压节奏,过来就攻!进入半场阵地根本不摆,直接挡拆打突破,分球之后无论是谁,接着就扔!他们这通跑这通扔啊,小后卫坎帕佐和吉诺比利在前面冲,后面拖着斯科拉,拼命撒丫子摆臂,两翼挂着德尔菲诺和诺奇奥尼。他们高兴啊。
各位,跟美国队这么打,这是取死之道啊。十多年前,阿根廷正在鼎盛的时候,2002年世锦赛和2004年雅典奥运会连胜美国队,这帮老头还是小伙子的时候,他们都不敢跟美国队跑着打!那时候他们把美国队的节奏压的死死的。可现在,老头们满地撒欢。你说这是为什么?
说到这儿,我就想哭了。因为啊,知道打不过。老啦。今天准打不过,怎么打也打不过。就我们这几个老家伙,雷吉米勒还打的时候就赢美国队,后来换了邓肯艾弗森马布里,照样赢你们。你们越来越年轻啊,一拨一拨的新血,现在是欧文汤普森杜兰特考钦斯了,你们小孩儿打大叔啊。有一个镜头,是斯科拉冲着考钦斯乐,我猜那意思是,叔叔知道现在撞不过你了,可叔叔年轻时候邓肯都赢过。
怎么打都打不过,你说怎么打?还压着打?可能最后少输点儿。奥运会的最后一场比赛,而且是这辈子的最后一场奥运会比赛,少输和多输有区别吗?我管你输多少呢!我今天比分都不看,我今天就是要打的痛快。最后一场,我要高兴。我怎么高兴怎么来。
美国队的孩子们傻啦,一开始没想到啊,老几位跟我们来这套!话说老几位那技术和意识,开场前5分钟体能充沛能顶得住的时候,那真是没挑儿了!依稀当年之勇,告诉告诉你们叔叔们当年有多棒!5分钟打了美国队一个19比9,吉诺比利过杜兰特,就跟当年过马里昂似的那么容易。
当然了,也就5分钟了。5分钟之后,老头们就剩喘气了。教练费尔南德斯一看,哎呀,老头们得歇了,换替补吧。一换替补,完蛋了。阿根廷也就这一拨,这一拨吃了15年,替补真不剩谁了。两边一比第二阵容深度,美国队第二节一波33比8就把比赛给打花了。第二节又有一镜头,斯科拉冲着天微笑。那意思,问苍天借不到15年。
这就是我想回味和告诉各位的。阿根廷男篮在那天是以飞蛾扑火的姿态撞向美国队的。他们知道扑上去准死,但往上飞的时候完全展开了翅膀,极致的优美。他们是这么告别的,一点儿都没有遗憾。
然后得说吉诺比利了,大伙儿都记得赛后吉诺比利英雄泪下。漫长而伟大的国家队生涯,从2002年世锦赛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,连续四届大赛,阿根廷都是前四,冠军(2004)、亚军(2002)、季军(2008)、第四(2006)各拿一次。站在结尾上回望,是谁都得怆然泣下。
可那天最让人哭的,不是最后这会儿。是比赛结束前4分钟。那会儿,阿根廷队落后27分,美国队都换替补了——当然了,替补也够厉害的,保罗乔治、德罗赞、洛瑞都在场上。就在这时候,费尔南德斯教练把手一摆,老马努,老路易斯,老哥俩,再打会儿吧。
吉诺比利和斯科拉就上来了。落后27分。
您猜怎么着?那天吉诺比利一回到场上,现场的阿根廷球迷就爆了。那天现场有好多好多阿根廷人,把好几块看台全部都占领了,挥舞着阿根廷国旗,他们从那会儿起,就开始了歌唱。他们跳跃着,歌唱,笑容是那么明快和幸福。小伙儿和姑娘们使劲挥着手,蹦啊跳啊。我当时看见那个情景就傻了,你要是不看比分牌,你还以为阿根廷队领先20分呢。一支球队落后27分,球迷乐成这样儿,真没见过!
这是没心没肺吗?这是纯享受比赛吗?这是吃饱了撑的输赢都看不明白了吗?
3分钟之后,费尔南德斯令旗一展,吉诺比利下来了。给老头换上去,就是为了让老头再爽3分钟;比赛结束前1分钟给换下来,就是为了单独给他一个仪式!
这时候你再看阿根廷球迷,好几个看台,也不唱了,也不跳了,相拥颤抖,掩面而泣!这通哭啊!
你此时才明白——刚才他们为什么而欢唱?他们不是为比赛,为此时此地而欢唱!一场比赛算什么?神龟虽寿,犹有竟时。人都有老的这一天。重要的是,他们曾经赢过,他们曾经那么伟大过!他们为记忆而欢唱!他们为吉诺比利和他的队友们的青春年华而欢唱!当最终,吉诺比利合上了历史性的那一页,从此告别,再没有什么,能阻止阿根廷人的泪水。
潘帕斯草原上的雄鹰,这个如草原奔放,如天空舒展的民族,要笑就笑,笑的痛快;要哭就哭,哭的心碎。
一名运动员,与他的祖国和人民之间那深沉的情感,乃至于此。
在那个时刻,我是那么羡慕阿根廷人,能看到他们挚爱的偶像,在球场上奋战到38岁,能够用歌声和舞蹈为他送行。
吉诺比利啊,都秃啦。真的没有头发了。
他那一头如风的秀发,都与他的青春一起,去了何方。他如灵蛇般钻进美国队的阵仗,眨眼之间把安德雷米勒过了两次。本华莱士急了,钱柜777官网可他根本摸不着吉诺比利,连摸都摸不着。他如钻杆一般自由的穿行。苍天,怎么有这样一个人能戏耍美国人?2002年,新华社第一版翻译来自徐济成老师,名曰“金诺布雷”。阿根廷成为历史上第一支击败NBA球员组成的美国男篮的球队之后,他们的国家电视台解说员,一位年过七旬、苍髯皓首的老爷子,在场边对着话筒连续嘶吼了5分钟,像机枪扫射一般的5分钟。那力量,豪情与美好,虽然我一句都听不懂。
此刻,咆哮的老爷子何在?
你再看老马努眼中的热泪。一身转战三千里,一剑曾当百万师。
那一夜,人不寐。将军白发征夫泪。
这个夏天,没什么情景比这一幕更动情。
所以啊,奥运会结束两周了,我还是想跟大伙儿讲这段。这段儿里无关胜负,而是我们最热爱的,体育能够传递的情感。它告诉你,这世上有很多种最终的圆满。
这一切都结束了。
同志们,我再补充两句……

Related Post

标签:

Leave a Reply